各县分会
市镇分会
省市分会
领导专家团
组织结构
聚焦新闻
世界和平女神联合会
低碳知识
联合国世界低碳环保总会领导成员
总会领导成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球资讯
40年后洁净能源占半壁江山

10年后国电集团清洁能源比重将达40% 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米树华日前表示,中国国电集团确定到2020年,将清洁能源的比重提高到40%。据米树华介绍,中国国电集团的重点是要突出火力发电厂的清洁燃煤的技术,建设节能环保的绿色电站;并着力加大水力发电;另外在新能源产业方面,紧紧围绕着太阳能、风能,以及核电的开发利用。

 “2050年后,我国将拥有一个中国特色的能源新体系,将进入比较自由的绿色、低碳能源发展阶段。能源结构中,洁净能源将占一半以上,并呈继续增加势头。”6月7日下午,在中国工程院第十次院士大会学术报告会上,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杜祥琬院士在作题为《对中国绿色、低碳能源战略的探讨》的演讲报告时提出了这一战略判断。
 事实上,杜祥琬院士的报告是中国工程院“中国能源中长期(2030,2050)发展战略”咨询研究的一个综合汇报。这一研究是中国工程院在2008年2月启动的,100多位院士和专家参加了此项工作。

世界能源未来五分天下

 对于世界能源的形势,杜祥琬院士认为,世界能源消费开始由发达国家主导,向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共享市场、发展中国家的份额逐步上升的格局发展,不过他强调说:“发达国家在优质能源特别是核电方面仍然占主导地位,其人均能耗仍然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他表示,世界化石能源的供需平衡只能满足全球能源需求的低速增长,世界化石能源的资源将进一步趋紧。
 杜祥琬院士认为,资源与环境的制约等因素对传统能源的格局提出了挑战,能源的利用将进一步向节能、高效、清洁、低碳方向发展,在今后的几十年内,世界能源的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将进入一个油、气、煤、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五分天下的格局。他说:“目前世界主要国家纷纷调整能源的发展战略,能源新技术成为各国竞相争占的新战略制高点,以争取可持续发展的主动权。”
 杜祥琬说,进入本世纪以来,我国的能源消费总量快速增长,我国很快将成为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国。针对未来我国可能面临的巨大的能源压力,他说:“如果我国能源消费像前几年那样保持平均8.9%的增速,则2020年我国能源消耗总量将达79亿吨标煤,占目前世界能源消耗总量的一半。即使我国能持续实现每5年单位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但如果我们的经济增长继续保持在年均9%左右,到2020年我国亦将占目前世界能源消耗的三成。”
 杜祥琬说,我国的能源效率偏低,目前我国的GDP占世界的7%左右,但消耗了全球总能耗的17%,目前我国粗放的能源开采与利用导致了严重的环境问题。他认为,资源的制约、环境的制约、结构不良、效率偏低、能源安全是我国能源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无论对气候变化问题有多少争议,我国能源走向绿色、低碳都是必须的。”杜祥琬说。


 2030年前后我国的能源发展将出现转折

 谈到我国能源发展的阶段战略定位,杜祥琬描述道,2050年前的40年,是我国能源体系的转型期,从粗放、低效、污染、欠安全的能源体系逐步转变成为节约、高效、洁净、多元、安全的现代化能源体系,能源的结构、“颜色”、质量都将发生革命性的变革。2050年后,我国将拥有中国特色的能源新体系,进入比较自由的绿色、低碳能源发展阶段。2030年前的20年,是我国能源体系转型期中的攻坚期或困难期,其间,要花大力气形成节能提效机制、实现新型能源的突破、化石能源的洁净生产和利用、实现污染排放和温室气体排放的控制。据分析,到2030年前后,我国的能源发展将出现转折,其标志是煤炭的年利用量达到峰值,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达到峰值。2020年前的10年,特别是“十二五”期间,是上述攻坚任务能否完成的关键期,也是全面转向科学发展轨道的关键期。这10年期间,经济转型应实现重大调整,能源消费增长结构将有显著变化,节能、提效、减排取得新的明显成效,逐步实现能源供需模式的转变。从现在以粗放的供给满足增长过快需求的模式,逐步转变为以科学的供给满足合理需求的模式,并在此新模式下,实现可持续的供需平衡,以支撑科学发展。而在能源结构中,洁净新能源将占一半以上,并呈继续增加势头,为下半个世纪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六个子战略

 杜祥琬表示,中国未来的中长期能源发展战略,将是中国特色的新型能源战略――“科学、绿色、低碳能源战略”。
这一战略包括以下六个子战略:
 第一是强化“节能优先、总量控制”战略。杜祥琬说:“对我们这个人口大国,人均资源小国,必须确立‘人均能耗应控制在显著低于发达国家水平’的战略思想。”他指出,将2020年的总能耗控制在40亿吨标煤左右,是一个十分困难又十分有意义的战略指标,是转变发展方式实际成效的标志。这一战略将有力推动结构挑战和发展方式的转变。
 第二是煤炭的科学开发和洁净、高效利用以及战略地位调整。杜祥琬说,煤炭的洗选、开采和利用必须改变粗放形态,走安全、高效、环保的科学发展道路。据介绍,煤炭在我国总能耗中的比重应该逐步下降,2050年估计可望减至40%甚至35%以下,其战略地位将调整为重要的基础能源。
 第三是确保石油、天然气的战略地位,把天然气作为能源结构调整的重点之一。杜祥琬说,天然气(含煤层气、天然气水合物和页岩气)在化学能源中是比较洁净的化学能源。课题组估算认为,2030年,国产天然气将达到3000亿立方米,加上进口可以达到4000~5000亿立方米,将占我国能源消耗的10%以上。
 第四是积极、加快、有序发展水电,同时大力发展非水可再生能源,使可再生能源战略地位逐步提升,成为我国的绿色能源支柱之一。杜祥琬指出,水电具有资源清晰、技术成熟的特点,是2030年前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第一重点。水电装机容量到2020年、2030年、2050年分别达到3亿千瓦、4亿千瓦、4.5亿~5亿千瓦。对非水可再生能源,要因地制宜,积极发展。
此外,应尽早使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成为新的绿色能源支柱。“可再生能源(水和非水)的战略地位将由目前的补充能源逐步上升为替代能源乃至主导能源之一。”杜祥琬说。
 第五是积极发展核电是我国能源的长期重大选择。杜祥琬指出:“2050年核电可提供15%以上的一次能源。”他说,论证认为,铀资源(国产和进口并举)不会构成对我国核能发展的根本制约因素,核电的安全性和洁净性可以保证。核能按照压水堆-快堆-聚变堆“三部曲”的基本路线图,可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
 第六则是发展中国特色的适应新能源的高效安全(智能)电力系统,发展非上网等用电方式和储能技术。利用信息技术和电网技术的结合,建设信息化、自动化、互动化的智能电网。
 中国工程院课题组的院士和专家们对于实施“科学、绿色、低碳能源战略”提出了一些重大建议。在管理体制上,课题组提出国家应设立能源统一管理部门,对于各级政府和企业,要完善科学的考核指标体系,在GDP的增速上,强调又好又快,不宜追求两位数的增长,注重发展的质量、效益,把节能、绿色、低碳的要求作为硬指标列入考核体系。在经济政策上,课题组认为,应该以有力的经济政策为杠杆,倒逼地方和企业产生节能减排的内在动力。课题组还建议建设国家级的能源科技研发机构和平台,加快能源重大科技攻关。最后,课题组还建议大力提倡绿色消费和生态文明理念,倡导“适度的物质消费”。


首页友情链接全球动态政务查询资料下载招贤纳仕客户留言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联合国(NGO)世界和平基金会世界低碳环保联盟总会
电话:010—51905031 010—51905035    传真:010—519050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88号紫竹花园C座1003室
Email:llj1688888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