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县分会
市镇分会
省市分会
领导专家团
组织结构
聚焦新闻
世界和平女神联合会
低碳知识
联合国世界低碳环保总会领导成员
总会领导成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球资讯
芝加哥变身美国低碳先锋

“芝加哥是一座摩擦神灯精灵就会出现的城市,她始终在创造与实现新的不可思议之事。她比自己能预知的成长速度更快,你所见到的永远不会是芝加哥的最后面貌。”这是19世纪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笔下的芝加哥。

  美国第三大城市芝加哥素以嬗变著称

  从1893年那届世博会上的巴洛克建筑,到1909年著名城市规划师伯翰的那本《芝加哥规划》,再到曾经倒闭的“南工厂”,如今芝加哥计划变为全美低碳城市先锋。

  2008年9 月,芝加哥出台了绿色城市计划《芝加哥气候行动计划》(Climate Action Plan)(以下简称《行动计划》),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即在199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基础上,到2020年削减25%,2050年削减80%。

  《行动计划》提出了一揽子行动目标,通过五项战略35种具体行动,计划将芝加哥彻底改造成一个绿色城市。

  作为一个典型的重工业城市,其历史遗留问题较多,减排前景并不乐观。“美国许多城市都有与芝加哥相似的不利条件,如果芝加哥的行动能够成功,它将成为富有领导力的低碳城市。”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北京办公室高级顾问杨富强对本报表示。

  五大低碳战略

  2000年芝加哥建筑排放占总排放量70%,节能建筑战略为首选

  研究发现,2005年,芝加哥共排放了3620万吨CO2,相当于280万芝加哥居民每人每年排放12.7吨。考虑到芝加哥1990年排放基准量为3230万吨CO2,如果芝加哥维持现状,并假定人口照常增长,那么到202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增至3930万吨CO2。

  在上述研究上,芝加哥提出了2020年比1990年减排25%的目标,即在2020年之前减排1510万吨CO2,减至2420万吨CO2。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芝加哥根据排放源的实际排放状况明确了减排重点,并提出了5大低碳战略。

 资料显示,在2000年芝加哥的温室气体排放中,建筑的排放量占据城市总排放量的70%,轿车、货车、公交车和火车等交通运输工具的排放量占到21%,剩下的排放来自工业和垃圾废物的排放。

  因此,第一项,也即最主要的战略即节能建筑,下设8项具体行动:改造商业和工业建筑;改造居住建筑;换购家电;节约用水;更新芝加哥能源规划;建立新的整修规章制度;通过植树和建造绿色屋顶来自然降温;采取简单的措施。

  其中,第七项行动在全国最为领先,该行动通过在建筑物顶部进行绿化种植可以调节屋顶温度,夏季提供绿荫,冬季隔热保温。根据介绍,只要在绿色屋顶铺上2-4英寸的含80%无机土的土壤即可。


  笔者了解到,芝加哥已经有400多已建成或者正在建设的绿色屋顶建筑,面积共计400万平方英尺,为美国绿色屋顶面积最大的城市。到2020年,屋顶花园面积将达700万平方英尺。

  对此,芝加哥首席环境官萨德胡·约翰斯顿认为,绿化不是支出,而是收入,“绿色可以改变人们的心情,人们都希望住在绿化好的地方,愿意在这样的地方买房子、购物”。

  芝加哥的第二项减排战略是发展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下设5项行动:升级改造发电厂;提高发电厂效率;建设可再生能源发电;增加分布式能源发电;鼓励家庭使用可再生能源。

  其中,建设可再生能源发电最为关键。芝加哥以“风城”闻名,已成为美国北部七大风能公司的总部,其风电发展的潜力最为可观。

 第三项减排战略是通过10项行动,改善交通行动选择:增加客运设施投资;扩展客运激励机制;推行公交导向型发展、创造更加便利畅通的步行和自行车出行;鼓励拼车和搭车出行;提高车队同行效率;实现更高燃油效率标准;选择更加清洁的燃料;发展城际铁路;改善货运运输。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多种交通出行选择中,骑自行车是时任芝加哥市长的理查德·戴利最优先的选择。据悉,芝加哥采取了多种措施,以鼓励自行车使用。

  例如,千禧公园为骑车者提供自行车存车处、储物柜以及淋浴器;“自行车大使推广项目”(Bicycle Ambassadors Program)鼓励更多的人选择自行车出行,并致力于提高自行车的安全保障;芝加哥“自行车2015规划”(Bike 2015 Plan)建议修建500英里的自行车道网络、更多适宜自行车使用的道路、5000个新自行车架。

  此外,芝加哥还就垃圾和工业污染、气候适应问题,提出了第四项和第五项减排战略。《行动计划》称,尽管垃圾和工业污染领域的碳排放总量较小,但必须改变垃圾和工业流程。由于气候变化已经频繁发生,《行动计划》也具体就应对高温天气、雨洪等问题提出了实际的行动措施。

  能否引导民众参与决定成败

 实现2020年的减排目标,需有40%的城市居民和商业楼楼主的积极参与

  上述《行动计划》看似美好,但能否实现其规划的减排愿景呢?对此,美国环境专家表示并不乐观。

  目前少有人公开批评这个计划,但芝加哥之前的历史经验让人充满疑虑。在2003年,时任市长的理查德·戴利许诺,从2003年开始,城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减少1%。但根据《芝加哥论坛报》获得的资料显示,到2006年,芝加哥的二氧化碳不降反升,比2003年还增长了7万吨。


  笔者了解到,让环保人士感到失望的是,在《芝加哥行动计划》中并没有提到芝加哥城的最大污染者。实际上,具有半个世纪历史的克劳福和菲斯克燃料电厂,每年碳排放量高达480万吨,占减排目标的近1/3。“这将是芝加哥减排的一个最大挑战,需要芝加哥当局下大力气去解决。”杨富强表示。

 在《行动计划》中,一些芝加哥无法直接控制对减排影响很大的项目,也直接影响到规划的落地。如,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拨款如果不能按时到位,芝加哥运输管理局的公交和货车线路的扩展项目无法顺利进行,预期的减碳83万吨的计划就无法实现。

  有专家指出,实现2020年的既定目标,需要有40%的城市居民和商业楼楼主的积极参与,因此对芝加哥当局的最大考验是,能否引导民众自愿参与到这个计划的实施中去,而不是通过强制性的法律。

  笔者了解到,芝加哥市政府目前已经出版了《芝加哥气候行动计划进度报告第一个两年进展(2008-2009),详细披露了《行动计划》实施两年以来芝加哥取得的成绩,并评选出了5大战略下面的各种实践先锋。

 “这种隔2年披露规划进展的方式,值得中国的低碳试点城市学习和借鉴。中国的低碳试点实施方案,要避免像其他规划一样只是规划,而在进展披露方面不敢直面公众。”杨富强对本报记者表示,“值得赞赏的是,芝加哥市的应对气候变化进展评估,都有认证机构的参与,以提高其可


首页友情链接全球动态政务查询资料下载招贤纳仕客户留言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联合国(NGO)世界和平基金会世界低碳环保联盟总会
电话:010—51905031 010—51905035    传真:010—519050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88号紫竹花园C座1003室
Email:llj16888888@126.com